sunbet官网

sunbet官网

关于

药家鑫被以注射方式执行死刑 其父亲微博引关注

2019-10-25 20:42

  2011年6月7日上午,药家鑫拖着手铐和脚镣,缓缓走出监房。他的身后,是两名蒙面刑警。

  在这个“激情杀人者”22岁生命的最后一天里,他终于脱下囚服,换上了自己的黑色白条纹T恤衫。这与他喜欢的钢琴键盘是同样的颜色。他的人生也涵盖了截然相反的两部分——黑色杀手,以及纯洁的音乐系大三学生。

  当法官宣读完判决书后,药家鑫抽泣着拿起笔,双手颤抖着最后一次在判决书上签字。那双手纤细、修长,似乎为钢琴而生。他也是用这双手,对被撞倒在地的张妙连捅8刀。

  “当宣布判处死刑那一时刻,我并没有过多恐惧。这几天做了好几个梦,梦中是那些死去的音乐家,梦见贝多芬、巴赫、柴可夫斯基,甚至还梦见了自己在母校的音乐厅演奏《梁祝》。我知道,是该我快启程去见他们的时候了。梦醒后,外面的晨光射进铁栅,我对死似乎并不那么怕了!”这是6月7日,网友仿写的一段“药家鑫遗言”,但没有人能够核实,他本人死前的想法究竟是否如此。

  有据可查的是,药家鑫确实留下了两条遗嘱,并希望其父药庆卫帮他实现。其一是看望受害者张妙的父母;其二是看望张妙的孩子。

  死神正在一步步向杀人者逼近。在蒙面刑警的搀扶下,药家鑫走向一扇黑色的铁门。那头等待他的,是一支注射器。

  陕西省首次执行注射死刑是在2002年4月25日。刑场指挥员检查各组工作均已就绪后,4名捆绑手将罪犯固定于行刑床上,打开脚镣、手铐,引导其将一只胳膊伸入注射窗口,两名法警分别在其头、脚部位跨立,另两名法警在帘子前左、右跨立。随着总指挥一声“执行”令,司泵员启动电源开关,开始实施注射。约3分钟后,罪犯脑死亡。

  对药家鑫的行刑过程与此大同小异。他杀人之后,引发了一场全国对于死刑存废的大争论,但法律还是没有被改变。对于那些主张药家鑫免死的人而言,唯一欣慰的是杀人者的死法——与枪决相比,注射死刑已经是文明的一大进步。

  中午12:30分,央视《新闻三十分》播出了药家鑫被死刑执行的消息。死者张妙的代理律师张显看完新闻后,给张妙的丈夫王辉打了电话。

  半年多来,王辉一直没有为亡妻下葬,就是为了等到这一天。由于正值农忙,在田里的干活王辉告诉张显,第二天会去陕西省高院和检察院送锦旗,并将在农忙结束后,下葬妻子的遗体。

  然而,药庆卫没能看到儿子的遗体。被执行死刑当天的16点54分,他写下了儿子死后的第一条微博:“药家鑫今天被执行死刑,我们在家等待去认尸体,谁知法院不让看尸体,让我们等着领骨灰。我给孩子说过,不捐献任何器官,因为孔教授(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说药家鑫一看就是杀人犯,我真担心药家鑫的器官会连累别人。但愿药家鑫的死,把他的罪恶全带走了,不要再遗害人间。”

  药庆卫的这条微博被转发、评论了近三万次。这也成为当天微博的第一热点,超过了李娜获得法网冠军的消息。评论里有对这位父亲的安慰,也有谩骂与争吵。而在药庆卫看来,“什么声音都是安慰”。23点52分,他写下了这一天的最后一条微博:“儿子,回来吧!已到子夜时分,你是否找到了回家的路,妈妈在等着你。” 或许药家鑫只是一念之差,但仅仅是这邪恶的一念,就可以铸成这大错,铸成无限的罪恶。药家鑫伏法了,被害人张妙可以下葬了,愿她在天上安好!药家鑫也伏法了,既然死了,也没必要再骂了,如果有来生,但愿他能是个好人吧!

  选择在高考的首日处决药家鑫,是具有意义的。时下为数不少的大学生道德不敢恭维,再退几步就是违法犯罪,在那一天处决药家鑫,对于广大高考的准大学生来说也具有一定的教育意义。




相关阅读:sunbe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