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bet官网

sunbet官网

新闻中心

上海一律师诈骗委托人110万被判11年|附司法局通报+判决书

2019-08-16 08:43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这句形容学子的名句,往往也被认为深度契合一个法律职业——律师。

  但是,怕就怕在这个煎熬积累的过程中,行差踏错,一失足成千古恨。12月26日,上海市虹口区司法局就通告了这么一起事例:上海一名名叫钱晓宇的律师,因为违规收取代理报酬并涉嫌诈骗,被判处了11年有期徒刑。辛苦考来的律师执照,也被吊销,就算服刑期满也回不了律师行业了。

  这起案件是虹口区近年来严重违法违规事件中的一起典型案件,钱晓宇原为上海文勋律师事务所律师,却知法犯法。2014年,在代理一起涉嫌虚开发票的案件中,他私自向委托人收取代理费,不仅漏报、隐瞒收入,还未开具发票,经发现后被处以停止执业五个月的行政处罚。然而,之后他又以“打点人员”为由向委托人索要110万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266 条规定,同年7月,钱晓宇被逮捕并诉以诈骗罪。

  2017年,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判处钱晓宇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 11 年,并处罚金30 万元。后钱晓宇上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被驳回。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钱晓宇,男,1975年4月12日出生于上海市,汉族,大学文化,系上海文勋律师事务所律师,户籍地上海市浦东新区;因本案于2016年6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金山区看守所。

  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审理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钱晓宇犯诈骗罪一案,于2017年12月29日作出(2016)沪0120刑初1959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钱晓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派检察员韩斌兵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钱晓宇及其辩护人李庆春、李武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4年5月,被害人包某的妻子胡某1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上海市金山区公安分局调查,包某通过徐某、曹某介绍,聘请被告人钱晓宇作为胡某1的辩护人。2014年5月至2014年9月间,被告人钱晓宇在约定收取的人民币6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律师代理费之外,又谎称需要疏通关系,打点公安局、检察院,减少刑期需要经费活动等为由,通过徐某骗取包某110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并经一审庭审质证的证据有:被害人包某的陈述及辨认笔录,同案关系人徐某的供述及辨认笔录,同案关系人曹某的供述,证人汪某、胡某1、胡某2、张某1、张某2、姚某、陆某、钱某的证言,相关汇款通知书、银行卡和交易明细,胡某1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的相关材料,短信照片及通话录音,解除委托协议、收条,公安机关出具的侦破经过、工作情况,被告人钱晓宇的供述等。据此,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钱晓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钱财,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显已触犯刑律,构成诈骗罪。原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钱晓宇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责令被告人钱晓宇退赔被害人包某人民币一百一十万元。

  上诉人钱晓宇辩称其收取的110万元是徐某的,主要用于案件的办理,不应认定其构成诈骗罪。上诉人钱晓宇的辩护人认为钱晓宇是违规收取律师费,不应以诈骗罪追究上诉人的刑事责任。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出庭意见认为,原判认定上诉人钱晓宇犯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且审判程序合法,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上诉人钱晓宇辩称其收取的110万钱款系徐某的,钱款也都用于案件的代理工作。经查,被害人包某因其妻胡某1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公安机关审查,包某通过徐某、曹某认识上诉人钱晓宇后,聘请了上诉人钱晓宇作为胡某1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一案的辩护人,双方签订聘请合同约定律师代理费6万元,包某也依照约定支付给上诉人钱晓宇6万元律师代理费,但此后上诉人钱晓宇以需要疏通公安局、检察院的关系和花钱可轻判等为由,通过徐某先后收取包某110万元,上述事实有关系人徐某的供述和被害人包某的陈述、证人曹某、汪某的证言证实,且得到相关手机通话内容、短信等证据印证。现上诉人钱晓宇辩称110万元不是包某的,没有事实依据。关于上述**款的用途,上诉人钱晓宇称自己将大部分钱款用于和同事姚某、陆某一起邀请公、检、法人员吃饭及送礼,但其供述并未得到其同事证实,且至今也未能提供相应证据来证明自己供述的真实性。因此其辩称钱是徐某的,自己用于案件的代理工作的辩解没有事实依据。

  2、辩护人认为原判认定上诉人钱晓宇骗取被害人110万元钱款的依据不足,上述费用是违规收取的律师费,其行为不构成诈骗罪。经查,上诉人钱晓宇作为律师,其已经按合同的约定收取了委托人支付的律师费,但其为了非法占有被害人的钱款,谎称需要花钱疏通关系,又收取了委托人巨额钱款后将钱款占为己有,上述行为表明上诉人钱晓宇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为目的,其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钱财的行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辩护人认为本案认定上诉人钱晓宇骗取被害人110万元钱款的依据不足,其行为不构成诈骗罪的辩护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院认为,上诉人钱晓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钱财,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原审法院定性准确,量刑适当,且审判程序合法。二审检察机关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出庭意见依法有据,应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无独有偶,今年初还曾发生一起涉案金额更大的同类案件——山东天矩律师事务所主任孟凡亮曾在接受当事人委托处理一起刑事案件时,以可以办理取保候审为由,向当事人儿子索要1500余万元。

  8月,淄博市公安局对孟凡亮一案做出起诉意见书,公安机关认为该案应以涉嫌诈骗罪进行审查起诉。

  10月,受害人代理律师表示已申请检方与公安对孟凡亮案有无同伙等事项进一步进行调查。

  这可能也是“伴君如伴虎”的另一种写照:作为与法律密切打交道的职业,也常常伴随着更大的法律风险。经查询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官网,发现2018年共发布了律师处罚相关通报198则。其中仅12月就发布了27则。分析其处罚构成,其中包括20人被处警告,8人被处停止执业,1人因故意犯罪被吊销执业证书。

  律师行业里,有一个公认的“三五八定律”,即工作三年方入行,苦干五年有饭吃,坚持八年才能走上一条专业化的道路,正式跻身律师界。

  “三五八定律”揭示了律师是一个需要积累、需要沉淀的职业。年轻律师刚出道背负着几乎无法承受的生存压力,60%的年轻律师熬不过“出道”的前三年,即便熬过了,也有着更大的执业风险在在前方等着他——因各种违规而导致吊销执业证书。

  著名律师吕良彪曾言:“律师并无权力、金钱可倚仗,其安身立命之本乃在于人性的光芒与智慧的力量,否则必将堕落为‘马仔’与‘掮客’的职业。”

  律师通过刑事诉讼保护人权、通过民事诉讼维护产权、通过行政诉讼制约公权——律师所有执业活动同时都是在对公共权力进行监督和制约,注定要常和权力站在对立面。所以,律师不为权力以及权力所引导的民众所理解和接受,也就顺理成章;因此而产生相应的执业风险,也就完全可以理解。”

  律师的执业风险,有其天然性。在律师执业道路上,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律己,自勉,不断提升专业素养,谨慎执业,审慎尽责,才能使迈出的每一步都踏实而坚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sunbet官网